首頁 > 新聞 > 副刊 > 正文

守護敦煌半個多世紀 “敦煌的女兒”樊錦詩親述傳奇人生

2019-10-12 15:46圖文來源:南報網

我心歸處是敦煌_副本

出版方供圖

南報網訊(記者 解悅)樊錦詩被稱為“敦煌的女兒”。近日,樊錦詩榮獲“文物保護杰出貢獻者”國家榮譽稱號,與此同時,她的唯一自傳《我心歸處是敦煌:樊錦詩自述》由譯林出版社出版。

長久以來,樊錦詩先生都很神秘。她單純簡樸、低調謙和,將自己瘦小的身影隱于敦煌絢爛的壁畫圖卷之后。面對公眾,她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,“別說我了,還是說說敦煌,說說莫高窟吧”。這一次,在杖朝之年,她終于在這部口述自傳中,首度直面讀者,親述感人至深的傳奇人生。

一生擇一事,無怨無悔

她是備受寵愛的江南閨秀,北京大學的高材生,師從宿白、蘇秉琦等考古名家,并在畢業后分配到敦煌工作,留下一段段閃耀著青春芳華的珍貴故事。

20世紀60年代的敦煌,還是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小鎮,人們住土房,喝堿水,生活條件極為艱苦。每到夜晚,寒風夾雜著狼的嚎叫,令人不寒而栗。西北大漠粗礪的風沙,吹硬了她的吳儂軟語,將歲月刻寫在她的臉龐。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,樊錦詩與其他莫高窟人一起,臨摹壁畫,研究彩塑,在動蕩歲月中守護著莫高窟。

她以“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”為誓言,堅守大漠、守護敦煌近六十載,向世界展現中國傳統藝術之美。

樊錦詩于花甲之年接受了敦煌研究院院長的任命,在臨近退休的年紀又重新起跑。面對壁畫、彩塑等珍貴文物日漸退化的問題,面對文物保護與商業旅游發展之間的矛盾,這位身材瘦小的樊院長挺身而出。舉世矚目的“數字敦煌”工程,正是出自她的遠見卓識。

2016年5月,“數字敦煌”正式上線。古老的敦煌文化與現代技術相融通,世界每一個人都能隨時欣賞到敦煌藝術的精美,讓敦煌這顆歷史的明珠煥發出不朽的光輝。而那時,樊錦詩已經年近八旬。

敦煌女兒話敦煌,情深意切

這是一段蕩氣回腸的敦煌史話。

從山海經“三危之山,三青鳥居之”,到歷史上綿延千年的洞窟修建,又到如今年游客量超百萬的敦煌莫高窟;在樊錦詩溫情的述說中,歷史的敦煌、當下的敦煌、未來的敦煌在此相遇。人與敦煌難分難舍的情緣,是對人生大美的追求,亦是中華民族百折不撓、金石可鏤的精神縮影。

這是一部詠嘆中華藝術之美的口述史。

從20世紀初莫高窟藏經洞的驚世發現,到第259窟禪定佛永恒的微笑,莫高窟的美超越了時間與空間。作為世界上最了解并深愛著敦煌石窟的人之一,樊錦詩以考古人的博識、文保人的嚴謹、藝術家的浪漫,透過溫潤平實的筆調,將敦煌石窟的絕美藝術娓娓道來,引領讀者踏上一場紙上敦煌藝術之旅。

這是一份新中國考古人的翔實筆記。從百年前藏經洞文書的失意流散,到如今中國敦煌學研究的蔚然成林;從大漠中寂寥荒涼的無人區,到舉世矚目的敦煌研究院,幾代莫高窟人飲冰茹檗、披荊斬棘,譜寫下一曲波瀾壯闊的敦煌樂章。

樊錦詩的故事,是莫高窟人的故事,也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知識分子的精神彰顯。

閱讀樊錦詩,就是閱讀現代敦煌史

樊錦詩與敦煌是不可分的。她一生的事業以及絕大部分時間都在敦煌,是莫高窟發生巨變和敦煌研究院事業日新月異的親歷者、參與者和見證者。

《我心歸處是敦煌》的撰寫者、北京大學教授顧春芳是博學多才的學者,也是樊錦詩的忘年之交。樊先生說:“她是這個世界上懂我的人。”老一輩學者的真情口述,青年一輩學者的細膩記述,共同記載了這段珍貴的敦煌記憶。

正如她在“自序”中所言,“以我在敦煌近六十年的所見所聞,為莫高窟的保護事業,為敦煌研究院的發展留史、續史,是我不能推卸的責任”。

閱讀樊錦詩,就是閱讀一部現代敦煌史。樊錦詩選擇了敦煌作為自己心靈的歸宿,敦煌選擇了樊錦詩向世人言說它的滄桑、寂寞、瑰麗和永恒。她以一生書寫下自己的人生注解:我心歸處是敦煌。

作者:解悅責任編輯:朱皓

周刊

今年“十一”黃金周長假期間,人們高漲的愛國情緒持續帶動了一波紅色旅游、主旋律電影、愛國主題文化類產品消費,紅色旅游目的地熱度上漲數倍; “健康”“時尚”成為中老年人消費的兩大關鍵詞……[詳細]
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