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新聞 > 國內 > 正文

拍照一待就是幾小時 洗手間顏值太高又被網紅占領

2019-10-14 09:52圖文來源:錢江晚報

換裝拍照一待就是幾小時 洗手間顏值太高又被網紅們占領了

杭州是個隨處可以邂逅“網紅”的地方,繼高顏值母嬰間之后——

商場洗手間顏值太高又被拍照的“網紅”們占領了

換裝拍照,一待就是幾小時,保潔阿姨和無處下腳的顧客都有點心煩

在杭州,似乎哪里都能邂逅長得好看的網紅小姐姐,各種網紅打卡地,一波又一波的街拍往往引人駐足圍觀。不過,這次的地方有些特殊——一家商場的洗手間。

有讀者爆料,杭州大廈501城市廣場的洗手間,被一群帶著大包小包的網紅“侵占”了,在里面換裝拍照,一拍就是好幾個小時。

昨天中午,本報記者來到商場,洗手間果然很高大上:地面整潔,軟軟的椅子、高腳凳,光線充足,整個區域又大又寬敞,整面墻的玻璃鏡,線條簡單的瓷磚,沒有一絲絲異味,難怪網紅小姐姐們愿意在這里拍照。也許是周末,據說很熱鬧的二樓、三樓洗手間,下午兩點左右還沒拍照的人出現。

記者一共碰到了兩組拍照的小網紅,一組在四樓一個還沒有啟用的洗手間里;有兩個女孩在互相拍照,地上有幾個裝著衣服的大袋子,桌臺上、地上也放了衣服鞋包。

免費、環境好高顏值

商場洗手間成了攝影大棚

剛一踏進這個未啟用的洗手間,一個正在拍照的女生友好地提醒記者,“這里還不能用,隔壁還有一個洗手間可以用。”記者看到,洗手間門口的角落里,有兩個很大的黑色塑料袋,地上還堆著一些衣服,看著是拍攝完換下的。她們拍攝的是秋冬裝,有毛衣、外套等,速度很快,或站或坐,幾個動作下來之后,一套衣服就拍完了。這兩位說,自己只是店員,換季上新所以來這里拍攝。

記者發現,這兩個洗手間稍顯雜亂,進出倒沒怎么受影響。未啟用的這個,女孩時不時會提醒進來的顧客還不能使用。另一個正常使用的洗手間,昨天也沒有受到太大影響。一位姓穆的女生告訴記者,她們是開實體店的,“因為這里環境好,又不收錢,所以到這里來拍照。”和記者說話的間隙,她順手就裁好了照片。

“這些照片是給客戶看,發朋友圈用的。”穆姑娘說,“淘寶的一般不會來這里拍,會去那些付費的拍攝基地。”她說,自己是在四季青服裝市場做批發的,以前也在外面拍過,但換裝不方便,所以選了商場的洗手間。

東西多得沒地下腳

保潔阿姨要用毛巾抹地

“我經常來這邊的,老是看見有人在里面拍照,影響么多多少少總歸有一點的。”顧女士說。

商場的許多導購、服務員也都表示,經常能見到這些拍照的女孩子,“有時候人多,有時候人少,不一定的。”吳阿姨是商場的保潔員,去年開始來到商場工作,“都是化好妝來的,一來就換衣服,拍照。”最多的時候,吳阿姨見過三四撥人一起拍,“有時候,洗手間從這里到那里,全都是她們帶來的東西,走都走不了。”

有些人衣服少,拍得快,“有的一個多小時拍完就走;有的人貨多,三四個袋子,鞋子帽子什么都有,要拍好幾個小時。”吳阿姨一般建議她們不要占用條凳,盡可能留給有需要的顧客,“有些走的時候還會和我打聲招呼,說阿姨我走了,麻煩你了。有的就不怎么有禮貌。”

最讓吳阿姨苦惱的是她們留下的“垃圾”,“也不是故意丟的,有些吊牌、標簽、貼紙掉地上。標簽還好,昨天有兩個圓圓的東西粘在地上,半天摳不起來。”秋冬衣服很多毛茸茸,吳阿姨說一天下來,“到處都是小毛毛,有些毛衣很會掉毛。看看沒什么,毛巾一擦,全是臟的。滿地的毛,我們又不允許用海綿拖把,只能用毛巾擦,毛巾都洗不干凈。”

也有顧客投訴,希望拍照的女孩們不要占用洗手間,吳阿姨苦笑,“我勸說沒用,還是要來的。”

商場管理很無奈

杭州很多地方都被“強占”

這種現象也不是杭州大廈501城市廣場獨有,除了占用洗手間,甚至有些人會在母嬰室化妝、換裝。萬象城、in77、樂堤港,很多高顏值的洗手間或者母嬰室都有“裝修太好怪我咯”的無奈。有讀者留言,之前在萬象城也遇到過,拍照者也不管周圍吃飯的人,就在那邊拍拍拍,還會用到閃光燈,坐旁邊吃飯的感受真是相當不愉快。

網友mummy倒起了苦水,說自己一次在湖濱銀泰in77的母嬰室,原本想給娃換尿片,在門口等了半天,敲門沒人理,“后來,過來一個穿著嬰兒裝的妹子去敲門,門開了,里面也是個穿著cosplay服裝的。我說你們不是母嬰,占著母嬰室干嘛?”結果還被對方說有毛病。

也有網友提出各種建議,保潔阿姨一天工作已經很辛苦了,請這些網紅女孩盡量保持整潔。

這個情況商場知道嗎?又是怎么管理的呢?一位姓童的工作人員表示,“作為商場,我們只能說歡迎顧客來,也不好給人家貼上標簽,畢竟她們也是來消費的顧客,我們不好驅趕。”

童女士說,商場歡迎各位顧客前來,至于使用洗手間這塊,商場也在盡力做好疏導,“平時會有工作人員去巡查的,一直以來都有人來拍的。周末,商場客流比較大,顧客使用洗手間的頻率也會更高,還是會有影響的。”

有網友建議,在洗手間等公共區域安裝監控,用以杜絕這一現象,童女士說這比較難實現,“洗手間畢竟是比較隱私的空間,即便是洗手臺這樣的公共區域,也不可能去裝監控。”

作者:黃偉芬責任編輯:劉陽

周刊

“四新”行動計劃和《南京市數字經濟發展三年行動計劃(2020—2022年)》均提前布局,為無人駕駛汽車的發展提供沃土。 [詳細]
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